气泡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泡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河南光山学生被砍小学安保状况堪忧[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1 21:11:27 阅读: 来源:气泡袋厂家

18日,光山县公布了对经查清责任的首批责任人的处理意见,6名责任人被撤职和免职。光山县通过人民日报公布了案情的初步调查结果,认为“凶手闵拥军受世界末日论刺激,尽管患有癫痫病,但当时并没有发作,行凶时具备自控力”。目前该县正在追捕向闵拥军散布“世界末日”言论的61岁罗陈乡金星村农妇金国珠。

【最近进展】

61岁农妇向凶手散布“末日”谣言

据光山县公安局副局长欧阳明星介绍,闵拥军供述自己听说的“世界末日论”是一个叫金国珠的女人讲的。这名叫金国珠的农妇今年61岁,她最近四处散布谣言:“世界末日就要来了,地球要爆炸了,光山罗山都要被夷为平地,神要来接管全人类。”警方在金国珠家中搜出70多册宣传世界末日谣言的宣传品。但这名妇女已经逃跑,警方正在全力追捕。

金国珠和丈夫陈德林住在光山县罗陈乡金星村袁洼村民组,这里距嫌疑人闵拥军所在的文殊乡邹棚村只有六七里路。

18日中午,记者找到金国珠的家,这间黑砖房子的大门已上了锁。据最近的一户李姓村民介绍,金国珠平时和全村人都不怎么来往,“人比较孤僻”。

袁洼村民李某说:“金国珠搞迷信已有十几年了,但整个金星村都没有人信。他们有自己的一帮人,经常在一起活动,具体在哪里我们也说不清。”袁洼一位60多岁的婆婆也提到,“这两年去文殊乡赶集,经常见到金国珠背着小布兜,向过路的人发放小册子”。还有村民说,他7年前患气管病时,金国珠拿着一本小册子让他跟着信教,但他拒绝了,“册子的具体内容也不太清楚”。

【惨案背后】

没有校车,只有黑摩托、黑三轮

校园惨案暴露了光山县农村小学的安保漏洞,但华西都市报记者在连日采访中发现,这里的学生交通安全问题,可能存在更大的隐忧。

在陈棚村小学门前,接送学生的是自行车、无牌摩托车、电动三轮车,唯一带顶篷的交通工具,是几辆电动的绑上塑料篷布的三轮车。前来接送孩子的这些交通工具中,不用说正规校车,就连汽车都没有一辆。

中午11点半是陈棚村完小的放学时间,昨天,华西都市报记者再次来到这里。和头一天一样,门前接孩子的家长依然很多。在12月14日血案发生前,中午是没有家长前来接学生的。

学校门前的小路上,挤满了各式自行车、摩托车、电瓶车、三轮车,但没有汽车,而骑着或者驾驶这些交通工具来的,都是孩子的爷爷奶奶,很少有爸爸妈妈。

魏婆婆今年64岁,两个小孙儿都在读四年级,他们父母都在外打工。之前两个孩子会结伴去上学,但学校出了事情之后,魏婆婆决定每天自己接送孩子,“我年老又不会骑自行车,也不会开三轮,也只能陪着孙子走路。”记者问“这要接到什么时候”时,魏婆婆摇头苦笑,“就先接着吧。”

17日,学校复课的第一天,光山下着小雨,气温接近零摄氏度。为让三个孙子坐在车上暖和一点,家长魏其友在三轮车上裹上了一层塑料迷彩布,“这里风吹不到雨淋不到,温度要高一些。”而坐在前面骑车的老人就没这么幸运了,来到学校门口时,老人已经被冷风吹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风一吹我就淌眼泪水,看不见路,又戴着手套,只能胡乱擦了几把,”看见记者拍照,老人用手捂住了脸。

中午放学,魏其友老人又骑着“小篷车”来接孙子,看到有记者采访,学校里一位老师走出来让魏其友赶紧走,看到老人行动缓慢,另一位老师又对老人说“你别走了,你这个车子不安全,让孩子留在学校吃饭。”这位老师还指挥其他老师将这个“篷车”的篷子全拆了,又把他的三个孙子领进了学校。

魏其友老人缓缓上了电动车,自言自语,“我这样都接4年了,今天咋不让我接了呢?”

【留守心声】“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有校车”

从接送学生的情况看,家长接送分几种,一种是走着来的,一般住在一里路之内;有的骑自行车来的,一般是妈妈负责接送;更多的是由家长骑摩托车或者电动车接送的;还有一些是由爷爷奶奶骑着电动三轮车接送。大人们骑的摩托车,绝大部分没有牌照,后座上往往坐着两三个孩子。

昨天早上,陈棚村前来上学的孩子,每个人脸都冻得红扑扑的。骑车5里地的学生家长闵灿说:“气温快零摄氏度了,无论是坐自行车、摩托车还是电动车,大人都冻得受不了,更不要说孩子了。”“不要说校车接送,连汽车接送的都没有。”邹小洼家长邹增敏说,看到电视报纸上说,一些地方孩子上学有校车接送,“我们这里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有校车”。

不仅陈棚村完小没有配备校车,临近的邹棚村、凉亭村、南店村等学校,也都没有配备校车。在临近的光山县斛山乡,12个村小(教学点),也没有任何学校配备校车。

【当地说法】贫困县村小配校车政府财力负担不了

实际上,在光山县,配备校车的学校也有,不过数量很少。光山县教育体育局2011年12月7日下午召开的“全县校车安全管理工作会议”数据显示,全县使用校车的只有“近30所中小学校(幼儿园)”。本次采访中,该县教体局没有回应全县具体的校车数量。

在光山县采访的几天里,华西都市报记者在光山二高附属的司马光小学看到过校车,而县城和乡镇里,有“校车”接送的绝大部分属于私立幼儿园。在这里,最常见的“校车”,也仅仅是昌河面包车之类刷个黄漆喷上“校车”两个字。

“国家级贫困县,村小全部配备校车,政府财力确实负担不起。”一位在光山县教育系统工作了40多年的老领导这样说。而实际上,2012年3月通过的新版国务院《校车安全管理条例》中明确提出,“对确实难以保障就近入学且公共交通不能满足需要的农村地区,要采取措施保障学生获得校车服务。”

光山县教体局分管学生安全的副局长周锋也承认,校园惨案已经过去,更令人忧虑的是“留守儿童的道路交通安全问题”。周锋说,他分管安全,最怕半夜手机响,“一响就心惊肉跳总怕出什么事”。

中央专项拨款去哪了?

近日,河南光山校园惨案发生后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在此事件背后,折射出来的是当地脆弱的校园安保情况。

据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多位陈棚村小学的家长和学生告诉记者,和临近的文殊乡中心小学相比,陈棚村完全小学的安保状况几乎可以用没有来形容。

一位家长介绍,该校并没有全职保安,大门一侧的房间此前只是作为小卖部。一位年过花甲的当地老人说:“陈棚村小学的大门经常大开着,我经常走进大门,把我学前班的孙子送到他自己的座位上去。”

17日上午,出事后的陈棚村小学显然紧张很多。大门紧闭,只留了一道小门供学生进出,家长们只能把孩子送到学校门口。校门口的黑板上一则落款日期为17号的通知,告诉家长孩子上下学时间并且写明当天学校值班的两个老师姓名。家长们说,这在此前并没有出现过。

据公开消息显示,2010年12月底,中央财政曾下拨专项资金38.89亿元,对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校园安保设备设施给予一次性补助。但这笔钱经过层层下发,究竟去了哪里,有没有用在学校安保上,依然存疑。

数据显示,光山县2011年拨付教育经费5.42亿元,大约占到该县财政支出的18.28亿元的三成,教育支出是该县财政支出的大头。“我们县的财政收入只有3亿左右,很大一部分需要靠上级财政转移支付才能维持运转。”上述主任称。

那么,是校园经费不足,使得安保力量缺乏么?采访中有专家直言,这些恐怕是托辞,更多的还是地方领导和相关学校安保意识薄弱,经费落实乏力,问责缺失。

截至发稿前,光山县财政局、教育部尚未告知中央该笔专项资金在地方的详细落实情况。(综合新华社、《21世纪经济报道》)

华西都市报记者阮长安河南光山摄影报道

男生一天掉多少根头发算正常?

有几种矫正牙齿的方法?

微针美塑是什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