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泡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苹果奇迹背后的中国血汗

发布时间:2020-01-14 20:25:57 阅读: 来源:气泡袋厂家

在美国媒体的报道中,“血汗工厂(sweatshop)”是一个频繁出现的词汇,它揭示了苹果公司的商业奇迹背后,由中国和中国农民工付出的血汗代价。

一家在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的美国公司,一家同样成功的台湾企业,不计其数的中国农民工从1月21日开始,美国媒体的一系列报道将这三者同时放置在了聚光灯下。

这家美国公司是苹果,台湾企业是为苹果提供代工的富士康。中国农民工为上述两者贡献了巨额利润,但其工作条件却令人忧虑:超时加班,收入低于最低工资标准,受到有毒化学品侵害,使用童工等事件时常发生,甚至致伤致死的事故都不鲜见,更不用提在中国已广为人知的一连串富士康工人跳楼自杀事件。

首先对这一现象发难的是《纽约时报》,1月21日和1月26日,它在头版推出了两篇大篇幅的连续专题报道,并给这个专题起了一个带有苹果特色的名字:“iEconomy(苹果经济)。”其后,《华盛顿邮报》、《时代》周刊等媒体亦迅速跟进。

在这些报道中,“血汗工厂(sweatshop)”是一个频繁出现的词汇,它揭示了苹果公司的商业奇迹背后,由中国和中国农民工付出的血汗代价。

苹果的赚钱能力大大超出人们的预期,但中国工人为这些利润付出了什么?

巧合的是,就在苹果遭受舆论质疑的这几天,它同时也受到了另一些舆论的热捧。

热捧的原因,是这家公司发布了2012年第一财政季度的财报,数字显示:苹果公司的赚钱能力大大超出人们预期,净利润同比暴涨118%,再创奇迹。财报发布后,作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苹果股价也应声上涨至创纪录水平。

如今,苹果的强大也许超出了你的想象。《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网站提供了一组最新的数字:苹果以976亿美元的现金储备,足以同时买下戴尔、雅虎、摩托罗拉移动、百思买等企业;苹果在一个财政季度内的收入为463.3亿美元,比105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还要多;4163.8亿美元的市值大致等于两个沃尔玛,或5个亚马逊公司,或10个eBay,或20个时代华纳有线电视公司。

如此丰厚的收益,自然令苹果高管们大赚一笔。美联社依据苹果公司上报证券监管部门的一份文件披露,去年,苹果CEO库克的薪酬总额高达3.78亿美元。

但生产、组装苹果产品的中国农民工,却为这份利润付出了什么呢?《纽约时报》记者这样写道,“组装和制造iPhone、iPad等电子产品的工人,时常在艰苦甚至致命的环境下工作。有些工人反映,由于长时间站立工作,他们的腿部出现了水肿,以至于无法正常行走。甚至有工人因为工业事故而丧命,或者因为接触有毒化学品而住院。”

其实,这并非西方媒体首次披露这些问题。

早在2006年,英国《星期日邮报》就曾暗访一家生产苹果播放器iPod的富士康工厂。该报记者发现,工人们需要长时间工作,有时还要被罚做俯卧撑,他们的宿舍拥挤不堪。当时,苹果的一名前雇员称:“公司里面有很多有良知的人,但他们对工厂的真实情况却一无所知。这种情形非马上改变不可。”

但时间过去了6年,情况并没有发生明显好转。就在去年5月,成都富士康工厂里一个生产iPad的抛光车间发生爆炸,两人当场死亡,十几人受伤。《纽约时报》引用苹果公司的内部文件披露:每一年,苹果派往代工厂的审查员都报告有半数或更多工厂要求工人一周工作6天以上,以及让他们超时加班;有些工人的收入低于最低工资标准,而工厂有时还会克扣工人的工资以作为惩罚。在这段时间内,苹果共发现70起极严重的违规,包括非自愿加班、使用童工、伪造记录、不当处理有毒害废弃物,以及一例上百工人受到有毒化学品侵害的事件。

《纽约时报》的编辑发问:苹果代工厂里是不是实行着可怕的极权主义式管理呢?

《纽约时报》等外媒的报道刊出后,引发了美国读者的强烈反响。

有读者给编辑写信,这样说道:“苹果在1984年买下了美国橄榄球联盟年度冠军赛"超级碗"的60秒广告时段,播出了一则取材自乔治·奥威尔(Orwell)小说《1984》的广告,用"老大哥"影射当时在计算机业内处于垄断地位的IBM。如果今天重拍这则广告,乔布斯该是"老大哥"的最佳人选吧?”

在刊出这封信时,《纽约时报》的编辑制作了一个标题:“苹果在中国:iOrwell来到了吗?”“iOrwell”又是一个生造词,它的含义很明显:苹果代工厂里是不是实行着可怕的极权主义式管理呢?

对此,苹果公司并没有很快做出公开回应,但一封由CEO库克发给员工的邮件,却开始流传。

《时代》周刊网站援引了这份邮件。在开头,库克写道:“作为公司,作为个体,我们都有自己的价值观。不幸的是,现在有些人质疑苹果的价值观,我希望能同你们一起直面这些质疑。我们关心苹果全球供应链上的每一位工人。供应链上的任何事故都是重大问题,任何工作环境方面的问题都会令苹果深感不安。任何关于苹果不关心供应链上员工的说法,都是明显错误和冒犯我们的。你们比谁都清楚这点,任何类似的指责都与我们的价值观相违背。”

在邮件中,库克还做出了这样的承诺,“我们将在全球一流的权威机构的帮助下,积极解决安全、环境及公平劳动方面的问题。”

中国网友感叹:“在美国不被允许的行为,在当地被高度保护,使得这片土地永远没有尊严”

据称,一年前,奥巴马曾向乔布斯提问:“要付出何种代价,才能在美国生产iPhone?”据一名在场见证者透露,乔布斯的回答非常明确:“这些工作机会是回不来的。”

《纽约时报》的报道中有一个细节令许多读者印象深刻:一次,距离iPhone上市仅有数周时间,苹果却需要修改设计方案,他们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一家中国工厂身上。苹果重新设计了iPhone的显示屏,组装生产线不得不大幅调整。临近午夜,新显示屏运到了工厂,一个工头立即从工厂宿舍里叫醒了8000名工人,并给每个人发放一袋饼干和一杯茶水。所有人在半小时内走上工位,开始安装这些玻璃显示屏,每个班次长达12小时。在96小时内,这家工厂每24小时就生产了超过1万部iPhone。

“他们的速度和灵活性令人惊叹。”苹果公司一名前高管说,“美国没有任何一家工厂能够与之媲美。”而另一名前高管说,“他们可以在一夜之间招到3000人。在美国,哪家工厂能一天之内招3000人,还让他们都吃住在公司?”

在廉价、勤劳的中国劳工面前,美国工人显然不具备竞争力,但中国在此处的“竞争优势”,显然并不能令国人高兴起来。

《纽约时报》收集并翻译了部分中国读者的评论反馈。“看了以后很难受。”一位网友说,“这不单是苹果的问题,而是世界性的问题。”网友张后奇则评论说:“廉价劳工正是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中国产品走遍世界的核心竞争力!他们以血汗辛酸加上国家对资源的高消耗和环境污染为代价,创造了3万多亿美元的外储和所谓"中国奇迹"。价廉物美的苹果和通用汽车,都不可能回到美国生产,美国的劳工成本、工会制度、环保法律都不允许。”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一些读者认为,苹果和富士康都不是孤例,而且它们比其他企业可能做得相对更好一些。

“报道只是谴责富士康或苹果,就将问题简单化了。其他诸如HTC、联想、惠普、索尼和为它们代工的伟创、广达、仁宝、英业达等哪一个都是这样。相比之下,那些小型代工企业工作条件更差,加班更多。最大的原因是没法掌握产业链的顶端,可替代性太强。再者工人无组织,政府袒护大企业。”网友“自由泳来了”的这则评论,代表了相当多人的意见,它被《纽约时报》翻译并发表在网站上。

可以看到,很多中国人指出了“血汗代工厂”背后的政府责任。有中国网友感叹:“在美国不被允许的行为,在当地被高度保护,使得这片土地永远没有尊严。”

对一些中国人而言,有关最新款iPhone的消息,显然比对农民工工作条件的报道,更能吸引他们的注意

目前,《纽约时报》等外媒还在不断就此话题跟进报道,许多使用着苹果产品的中国人,也开始意识到手中的iPhone、iPad背后,中国和中国人付出的代价。

获得授权转载《纽约时报》报道的财新网,发起了一项调查:“看了报道之后,你还会买苹果的产品吗?”截至《青年参考》发稿时,有79人选择了“在购买和使用苹果的产品时会有心理上的阴影,会尽量减少购买”,而选择“无所谓,会继续买、继续用”的只有31人。

当然,这则调查的样本量太少,也许不足以反映问题。一个事实是:对于一些中国人而言,有关最新款iPhone的消息,显然比对富士康工作条件的报道,更能吸引他们的注意。

就在这些由美国记者写就的对本国电子产品巨头的批评报道在中国引发热议的同时,另一则消息开始在中国微博上被无数次转发:“来自富士康工厂的可靠消息称,iPhone 5已准备好量产。该消息来源称,已有一些测试设备在工厂内出现。到现在为止,能确定下一代iPhone配备4+寸显示屏,外观的将会更长、更宽,与iPhone 4/4S的外观区别很大。”

名医汇

名医汇

海外就医中介

名医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