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泡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抗日海军将领邓兆祥英伦求学思报国五年布雷卫两江

发布时间:2020-03-20 13:04:39 阅读: 来源:气泡袋厂家

如果不是一个巧合机遇,或许邓兆祥不会和海军结下一辈子的情缘。作为新中国第一代海军将领,他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是1949年率领国民党海军最大舰船“重庆”号起义,为新中国海军的建立立下赫赫功勋。1937年,他曾奋战在抵抗日本侵略的最前线。抗战期间,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的海军抗日战事中,我们都能看到邓兆祥的身影。

虚报年龄进海军学校学习

1903年,邓兆祥出生在端州厂排街一户普通家庭,兄弟妹妹12人,他排行老六。父亲邓岗是高要税厂一位工人,终年为家中生计奔波,在邓兆祥不到11岁的时候患病去世。

小时候的邓兆祥心中充满了对大江大河大海的向往。1914年,机会来了,年仅11岁的邓兆祥得知黄埔海军学校招生,在多报了3岁情况下,才通过了黄埔海军学校的报名,并以优异成绩通过入学考试,成为该校第16期学员,从此开始漫长而曲折的海军生涯。

黄埔海军学校建于1877年,曾培养大批海军人才。邓兆祥按规定学完5年课程后,先后进入吴淞海军学校、烟台海军学校、南京水鱼雷枪炮学校继续求学。经过10余年的海校生活,邓兆祥掌握了航海、枪炮、水中兵器等多种海军专业知识,从1922年4月起,他历任见习员、候补员、枪炮副、枪炮正、航海正和副舰长等职。

1929年,国民政府海军部决定向英国选派留学生,以培养海军指挥人才。第一批留学生有20个名额,经过考选,时任海军第4舰队少校副舰长的邓兆祥以实习生身份派往英国学习。在英国期间,他先在英国舰艇见学,后又进入格林尼治海军学校学习指挥专业课程,经全面考核,他作为最优秀的学员进入英国皇家海军学院深造。经过学习英国海军精良的技术装备和训练,邓兆祥掌握了过硬的本领,成为当时中国为数不多的海军人才。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入侵中国东北三省,邓兆祥虽身在异乡,却无时无刻不在关心战局发展。他在给八弟邓兆兰的家信中写道:“为学成回国后建设我国强大的海军,保卫海上防线,我正在日夜拼搏,刻苦学习……”

新婚不久立即奔赴前线

1935年6月,从英国学习回来的邓兆祥,到海军“宁海”舰担任上尉枪炮副。第二年,他被调往“通济”练习舰任少校副舰长,驻守南京下关。

1937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在肇庆新婚不到3个月的邓兆祥带着妻子黄景兰来到南京,马上投入到保家卫国的战斗中。

受海军装备的限制,在抗战之初,邓兆祥在英国学到的海军技能没有发挥的机会。海军第1、第2舰队、练习舰队、测量队、巡防队迅速退入长江,没有在海面上与占据绝对优势的日本海军进行对抗。

当时日本海军有285艘舰艇,总吨位115.3万吨,此外还有许多炮艇、登陆艇、辅助船及正在建造的舰艇。日本海军配有舰载机182架、陆基飞机629架。海军总人数12.6万人。而中国海军总计有各型舰艇120余艘,总排水量6万余吨,总人数约2.5万人,舰艇普遍吨位小,质量差,许多已老旧不堪。

与其在大海以卵击石,还不如集中海军力量扼守江河险要。

1937年8月,上海情势险恶,日军舰船在吴淞口处集结,大有利用长江长驱直入,侵占江阴直抵南京之势。海军连忙召集部队,将江阴下游各种航路标志进行破除,同时决定阻塞江阴水道。

8月11日晚,海军部部长陈绍宽亲自率领平海、宁海等主力舰队赶往江阴进行备战,另一方面,依次沉没了通济等8艘舰艇和20艘商船,作为阻塞江阴水道之用,工作在8月12日完成。9月25日,将巡洋舰“海圻”、“海容”、“海琛”号沉塞于江阴主要阻塞线之后,另构成一道辅助阻塞线。先后在江阴航道共沉舰艇、商船、趸船43艘,合计6.4余万吨(不含趸船)。以后又调动上千人,用征到的民船、盐船185艘装载大量柳枝和石子,用来填补罅隙。同时,在阻塞线内外侧布设水雷。

邓兆祥所在的舰船也未能幸免,舰船船员从训练舰搬下鱼雷,换上石头,开到江阴缓缓打开海底门,把船沉到江中。

江阴封锁线初步建成时,海军第一舰队司令陈秀良、第二舰队司令曾以鼎先后率领当时海军的主力舰船千万防御。受江阴封锁线影响,日军舰船未能溯江而上,只能出动飞机对扼守防线的各军舰进行空袭。

1937年8月26日开始,日军对江阴封锁线的大规模空袭开始。海军各舰船组织起高射炮,构成一整个江阴封锁线防空网,与日军飞机周旋了三四十日之久。9月22日的一场防空战中,海军平海、应瑞两艘舰船受伤,同时击伤5架日军飞机。

此时,南京城内不管是国民党内部还是普通百姓家,都在谋划着撤出南京城。昔日平静的海军营房,人心惶惶。

黄景兰在家中照顾发高烧的儿子,为孩子看病忙前忙后。此时邓兆祥担任海军水雷营少校营长,战事吃紧,不能回家照顾母子俩,只能把在老家肇庆的侄女慧芬叫来帮忙,让她负责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等家务。

随着战事愈发紧张,恰逢第二舰队“江元”号舰的舰长刘校鋆要去武汉执行公务,邓兆祥把妻子和儿子托付给他,让妻儿回广东老家。

1937年12月1日,日陆军部队抵达江阴县城,与驻守在澄防的部队交战,当晚,江防司令部下令所属部队转移到南京待命,各要塞部队也准备炸毁炮位,准备随时撤离。

江阴防御战,虽然国军损失巨大,但也让日军无法利用长江快速推进。即使在江阴要塞失守后,日军为打通航线,花费了七天七夜才挖通仅够一艘船通过对航线。同时,这次防御战也为国军日后采用封江锁河的方式抵御日军提供了经验。

他曾离死神仅一步之遥

上海、南京沦陷后,邓兆祥奉命到武汉长江进行布雷。

1938年7月起,日军陆续攻克湖口、九江等多个据点,向当时国民党的政治中心武汉快速逼近。武汉防卫以田家镇为前卫,葛店为后卫,海军用舰炮构成要塞防御阵地。

在田家镇防御战中,海军在日军飞机轮番轰炸下,冒死进行布雷,3个月间,被炸沉的布雷舰船达15艘。日军在9月从江上发动对田家镇的攻击,海军战果丰硕,击沉日军扫雷舰8艘,多次击退日军进攻。曾在一次战斗中,出现过一弹击沉4艘日军战艇的作战记录。后来,因马口湖宣告失守,田家镇炮台日益孤立。9月28日,海军从田家镇中撤出。

田家镇失守后,武汉正面的江岸防区,仅剩下葛店。幸亏沿江各段雷区密布,日军舰船不能乘势深入,只能利用占据绝对优势的飞机对布雷工作进行破坏。

一天中午,他们一个营的战士在武汉段长江江面紧张布雷时,4架日军飞机俯冲到江面,朝他们开枪扫射,20多名战士当场牺牲,不少人重伤。邓兆祥赶紧组织人员抢救战友,正在此时,一颗炸弹从天而降,落在他身旁不远处,溅起4米多高水花。庆幸的是,炸弹没有爆炸,邓兆祥躲过一劫。

1938年10月,汉口失守,葛店陷入三面包围,海军被迫拆卸跑闩,整队后撤。届时,因后路被断,撤退的队伍很多走失。

在江阴陷落到武汉沦陷这10个多月的中,海军击沉击伤日军舰、炮艇、扫雷艇30余艘,击落飞机多架,同时,亦有30余艘舰船被日军击伤,官兵伤亡1000余人。

1939年夏到1940年秋,海军总司令派出部分布雷人员,由邓兆祥率领,前往肇庆协助西江正面布雷。

与妻子阔别2年后,邓兆祥终于和家人相聚。住了一晚后,邓兆祥第二天就和家人辞别。“抗日形势严峻,全国人民都动员起来了。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中国军人,更是责无旁贷要与日军血战到底。”在妻儿的眼中,邓兆祥奔赴西江布雷前线。谁又能知道,这一别,竟是4年。

在西江布雷行动中,邓兆祥采用水泥砣子制作的沉底水雷,把它们施放在江中主航道。有一次布雷被日军小炮舰发现,他们乘坐的小木船遭到日军炮火袭击,被迫弃船逃上西江边一个农村。那时候,天下起雨,道路泥泞,他们浑身溅满泥浆,风雨兼程地走了4天3夜,才安全返回。

水雷总队在邓兆祥的率领下,先后构筑了西江的永安、沙浦、桃溪等地的雷区封锁线。

生活节俭只为帮扶学生

1942年11月,邓兆祥被调往贵州桐梓海军学校任中校训育主任。

桐梓四周群山环绕,交通不便。与外边抗日隆隆的炮声和遍地燃烧的战争烽火相比,这里宁静异常,仿佛是个世外桃源。邓兆祥刚从前线回来,对这里的环境难免不适应。

他每天关注报纸,看到日军在中国的恶行,难以压制内心的愤怒。为了让学员不忘中国受屈辱的历史,他把“雪耻甲午”四字制成匾额,高悬在学校图书馆的大门上。

桐梓海军学校的学员,都是从海军部队精挑细选来的优秀官兵。邓兆祥珍惜这些未来海军的栋梁,所以非常关心他们的学业和生活,与他们成为朋友,这在等级森严的旧海军学校不多见。日常生活中,他省吃省用,把积攒下来的薪水用来资助家庭遭战乱之灾的学员,以至于几年来,同事没看过他穿皮鞋。“抗战不胜利,我绝不穿皮鞋。”他表示。

1945年3月,抗战胜利前夕,国民党军委会海军署成立了“赴英接舰参战学兵总队”,准备派往英国接收“重庆”号和“灵甫”号。邓兆祥被任命为“重庆”号舰长。再次远赴英国,看着茫茫大海,邓兆祥心中再次燃起希望之火,重振中国海军的风帆,从“重庆”号扬起。

本文参考整理《大海之子——邓兆祥》、《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两书以及论文《抗战中的中日海战》、《论抗战初期中日军事力量对比》

济南弯曲试验机代理

超声波探伤仪厂家直销报价

微机控制环刚度试验机公司生产多少钱

济南金属拉伸试验机供应价格

相关阅读